启东兴东石化设备有限公司

中国最专业的采样器(取样器)生产厂家,最专业的合作伙伴!

13706285656
新闻动态

2019,美中科技冷战继续,世界或裂变为两大科技阵营

发布时间:2019-1-4
  美国代表团将于1月7日前往北京,与中国进行贸易协商。分析人士指出,无论会谈的结果如何,与美中面临更大规模的科技争霸战相比,贸易战只是双方小小的交锋。他们说,2018,美中科技关系重新调整,从以前的相互依存逐渐走向冷战。2019年,两国科技冷战将进一步加深,而全球可能由此分裂出两大不同的科技体系和阵营,分别由美国和中国主导。
  停战后首轮面谈因可能的科技禁令蒙上阴影
  据彭博通讯社报导,美国副贸易代表杰弗里·格里希(Jeffrey Gerrish)1月7日将率领美国代表团前往北京协商贸易。中国方面也证实美中将在一月举行面对面的会谈。这将是继两国元首在12月初达成90天停战协议以来的首次面对面的会谈。但是,这一场似乎可以缓解两国贸易紧张关系的会谈却因为特朗普总统可能要发出的有关科技产品的行政令而蒙上了阴影。
  路透社的报道说,特朗普总统目前正在考虑在新年发布一道行政命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况,并禁止美国企业使用中国华为和中兴通讯生产的电信设备。
  2018,美中走向科技冷战
  美国对中国科技发展的担忧在2018年初就初见端倪。2018年新年伊始,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AT*T突然宣布,取消在美国销售中国通讯巨头华为生产的手机。
  也是在2018年初,全球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在该机构的《全球风险报告》中预言,全球科技冷战将是2018年全球第三大风险。冷战主要体现在新信息技术的竞争上,主要发生在美国和中国之间。
  在美中贸易战3月份打响后不久,欧亚集团全球科技政策事务负责人保罗·特寥洛(Paul Triolo)5月在华盛顿说,与其说美中陷入贸易战,不如说是科技领域的冷战,而且这将会让谈判更加复杂。
  他说:“看看我们现在的状况,我不认为这是一场贸易战,而是一场美中之间的科技冷战,因为这背后是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担忧,而且这些计划也加深了这样的担忧,因为这都是美国占主导地位的领域。这将会让任何贸易谈判的结果变得复杂,因为这涉及到贸易之外的很多问题。”
  特寥洛谈到的计划包括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中国制造2025”以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等。其中“中国制造2025”一直是美中贸易谈判的焦点之一。
  被视为中国通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四月份在美国当局公布对中兴的采购禁令后说,“美中双方正在经历一场未经宣战的冷战,在IT领域。”
  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2018年下半年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显示,科技领域是两国竞争的重要战场之一。
  2018年8月,美国国会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审查更新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简称FIRRMA0,该法案赋予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更大权力调查有关科技领域的外国投资。
  美国商务部预计很快也将对新兴和基础技术实施新的出口限制。商务部下属的工业和安全局11月19日列出了美国政府拟议管制的14个“具有代表性的新兴技术”清单,涵盖人工智能、微处理器技术、先进计算技术、机器人、3D打印、量子信息、先进材料和生物技术等领域。
  11月1日,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宣布了一项旨在打击中国经济间谍活动的执法行动计划。12月司法部还指控两名黑客涉嫌按中国国安部指示,获取12国的知识产权与商业机密。
  华为及其5G技术处于美中科技冷战的风暴眼
  2018年,中国通讯业巨头华为一直位于这场科技冷战的风暴眼上。华为近年来积极发展5G通讯技术,并成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重中之重。5G是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与智能网联相关的自动驾驶、智慧工厂等都离不开5G网络。该技术将于明年或2020年在亚洲和美国陆续推出,不过,5G也可能带来新的网络安全风险。
  2018年1月初,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AT*T突然宣布,取消在美销售华为手机。
  4月,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The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FCC)全票通过,禁止电信公司利用联邦补贴购买华为和中兴等中国制造商生产的任何电信设备。
  8月,美国通过一项国防政策法案,禁止美国政府使用华为和中兴设备。
  12月,应美国要求,加拿大司法机构以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令为由,逮捕中国通讯业巨头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兼财务长孟晚舟。有评论认为,孟晚舟的被捕会导致华为推迟5G的启动时间。
  但是华为董事长梁华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面临困难,公司一切运作正常,华为还在加大对5G的投入。
  科技阵营的重新划界
  除美国之外,美国的一些盟友也在禁止使用华为和中国其他通讯公司的产品。
  2018年8月,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华为和中兴公司参与其国内的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早在2月,澳大利亚军方也确认不再使用华为手机。
  11月,新西兰国家安全机构--政府通讯安全局(GCSB)正式通知新西兰最大的电信公司Spark,要求该公司在5G升级期间不能使用华为设备。
  英国也在考虑是否要禁止华为为英国提供5G网络。英国电信集团(British Telecom, BT)确认,正在将华为设备从英国国内应急部门核心架构中撤出。BT也在其核心5G网络设备供应合同的竞标名单中排除华为,以后将只在其重要性较低的部分使用华为设备。英国官员最近表示, 是否允许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在英国提供5G移动网络,对英国来说一个艰难的选择。
  德国政府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会禁止华为参加5G建设,但包括外交部和内政部在内的一些部门的担忧正在加深。
  法国也加入了抵制华为产品的行列。法国最大电信业者Orange公司最近透露,出于安全考量,该公司在法国未来的5G网路和手机核心设备,不考虑采用华为产品,倾向采购瑞典爱立信和芬兰诺基亚的设备。
  除此之外,加拿大、捷克共和国、印度和日本也表示在考虑禁止或是限制华为。据报道,上述这些国家的行动都与美国的施压有关。启东兴东石化设备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主要生产密闭取样器罐下采样器、在线取样器、静态混合器、(全自动、管道、精细)过滤器、消声器、阻火器、呼吸阀、视镜、混合机、乳化机、煤气排水器等10多个大类、近2000个规格的产品
  11月,《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美国官员正在推动那些领土上有美国军事基地的国家,在他们的无线和互联网网络中禁止使用华为的设备。
  除此之外,美国及其盟友也在联手阻止华为向第三方市场扩张。为了阻止所罗门群岛与华为的一项连接澳大利亚和所罗门群岛的海底高速网络线缆工程合同,澳大利亚政府介入,与所罗门群岛签署了这项合同,并同意支付大半的费用。
  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也曾打算阻止华为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从事网络基础建设,不过没有取得成功。
  世界有可能分裂为两大科技阵营
  亚当·西格尔(Adam Segal)是美国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中国项目资深研究员和网络安全专家。他在2018年年底的一篇回顾文章中说,“美中科技关系正在重塑中”。他说,虽然过去20年来紧密依存的科技体系让两国获益匪浅,但是,现在双方对依存带来的经济和安全风险都有担忧。他说, 在中国,习近平一直在强调中国的经济创新并减少对外国供应的依存。而在美国,特朗普总统已经把中国的科技政策当作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最中心的威胁。
  西格尔认为,这样的一场竞争的最终结果是两个不同的科技体系,其他国家不得不被迫作出选择,到底是接受美国的科技平台和标准,还是中国的科技平台和标准。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在最新一期中刊发了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项目主任埃里克·布拉特贝格(Erik Brattberg)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研究员陆克(Philippe Le Corre)一篇题为《华为与欧洲的5G难题》的文章。文章说,鉴于华为对欧洲市场的深度渗透,华为与欧洲的合作不可能马上中断。
  但是,文章指出,随着美中地缘政治竞争日益加剧,美国的盟友们将不得不在两者之中作出选择。继续依赖中国的5G制造商,可能会导致原本已经脆弱的跨大西洋关系出现裂痕。另外,欧洲国家本身对华为的5G 技术也日渐担忧。
  文章还说,尽管未来分成中国和“非中国”的5G网络,可能会带来一些互通性方面的小问题。但更重要的是,美国推动“非中国”5G布局,最终可能会因政治分歧而导致两大科技阵营。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资深研究员艾利克斯·卡普里(Alex Capri)最近在福布斯杂志上发表评论文章说, 美中关系面临转折点,双方对国家安全的优先考虑将导致美中利益的进一步分离, 而到那个时候,全球技术领域的价值链也会进一步分离。
  他警告全球的技术公司考虑两个风险。第一,如何对出口限制、制裁、市场封锁以及技术转让封锁做出反应;第二,在现存技术生态系统瓦解时,如何将损失减小到最少。